《宿豫志》简报(18)

时间:2010-03-08    作者:

 

总第18

          宿迁市宿豫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     2008年6月16        

        浙江大学仓修良教授应邀来宿指导修志工作

仓修良教授学术报告会(摘要)

《新方志编纂工作务实手册》出版

浙江大学仓修良教授应邀来宿指导修志工作

200852123日,浙江大学仓修良教授应区地方志办公室邀请,来我区进行为期三天的修志工作指导和学术报告。521下午,仓教授同区地方志办公室全体人员见面并就《宿豫志》编修工作进行座谈讨论。座谈会采用各篇目分纂人员就《宿豫志》分纂中遇到的具体问题向仓教授提问,仓教授给予解答的方式进行。座谈会气氛热烈,收到了预期效果。

522上午,仓修良教授在区财政局五楼会议室进行了二轮修志工作学术专场报告。各乡镇,区直各部门,驻区有关单位,市志办以及沭阳、泗阳、泗洪三县和宿城区有关单位领导及撰稿员130余人聆听了仓教授学术报告。下午,仓教授出席了在区政府第三会议室召开的《宿豫志》第五稿纲目论证会。论证会由区地方志办公室主任蔡兆银主持,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张晓伟,市志办主任金国旗出席会议,《宿豫志》办公室全体修志人员参加会议。会上,就《宿豫志》第五稿纲目进行广泛讨论论证,提出了新的修改意见;仓修良教授认真听取了大家的发言,并在此基础上对《宿豫志》第五稿纲目作了部分调整和充实。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张晓伟代表区政府向仓修良教授颁发了荣誉聘书,聘请仓教授为《宿豫志》编纂顾问。

523上午,仓修良教授及其夫人(随行保健医生)在区志办有关工作人员陪同下游览了项王故里、雪枫公园并考察了宿豫新区和楚街等商业街区。

仓修良教授学术报告

——如何修出一部完美的志书摘要

一、成功与失误都要记载

我们在修志的时候一定要做到:不论是以前的还是改革开放以后的,成功与失误都要记载,二三十年过去了,变化大了,如何把这些东西实事求是地记载?成功要满腔热情地记载,失误也要认认真真的汇报。例如:改革开放以后曾经产生的几种模式“珠江三角州模式”产生最早,但他们没有记。“苏南模式”、“温州模式”产生在后。“温州模式”,温州在修志时记下来了。温州用“小商品大市场”六个字一句话概括了“温州模式”,温州商人遍全国,这就很好。“苏南模式”现在看来是有失误之处的,但不能因为有失误就不记,在一次扬州修志培训会上,我提出:“苏南模式”怎么没记?后来常州志办主任找到我,说他们准备记,但后来他工作调动了,此事就搁浅了。这也是修志队伍不稳定的影响。为此,我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请求各地的县太爷们,请你们高抬贵手,把修志优秀人才分到修志办,保持修志队伍的高素质。”“苏南模式”虽然有失误之处,但也要完整地总结记下来,给后人借鉴。

二、创新与继承

体例上创新,方志就是在不断创新中发展起来的。我们提倡创新,但要把创新和新创区分开来,创新是在继承原来传统的基础上创新,新创是把原来的抛开,另起炉灶新创。

三、重点突出,反映特色,特别重要的要升格

第三点是最重要的,重点本身就是特色。我举个例子,在第一轮修志中出现的《徐州市志》让我提意见,我看过之后,写了6页。首先肯定其内容全,但整体平平淡淡,既无重点,又无特色。众所周知,徐州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淮海战役在世界军事史上是少见的,敌我双方投入兵力之多,战役规模之大都是罕见的。但军事志中没单独设章。连节、目都没有,没有给与淮海战役应有的历史地位,这是对不起淮海战役中死去的烈士们的,太不够意思了。另外,徐州是历史文化名城,有二个楚王墓,规模相当大,还有汉代的兵马俑等历史文化古迹,这些都是徐州所独有的,但他们都没反映到。纲举目张,纲不举目怎张?重点不突出,特色不显现,所以整部志书就显得平淡。另外特别重要的事件要升格,升格不是以事件的大小来决定的,而是事件的本身是重要的,有特色的。例如:《秦淮区志》聘请我做顾问,我当时要求他们做到两点:1.搜集票证,2.南京解放前流传一些民间谚语等。票证涉及到衣食住行,当年国家困难,就是靠票证,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度过了难关。后来,他们搜集到各种票证400多种,作为一章记载了,受到方志评论家们的一致好评。

四、不要搞政治化倾向,不要有宣传色彩,不要搞评论

资料本身就有观点,要让事实说话,让资料说话。司马迁写《史记》,把自己的观点放在叙事中“论断观点放在叙事中”。 我们二轮修志要借鉴前人经验,不搞政治化倾向,不带宣传色彩、不搞评论。

五、资料的真实与否是志书的生命线

在引用资料时,以下几个方面一定要慎重:

(一)个人回忆录回忆录有以第三人称写的,有的是当事人回忆,在回忆中有意无意中都会产生错误。有的当事人从情感出发,无意中也有些夸大自己参预其事的一些事实,对于回忆录的使用,必须慎重。梁启超是“戊戌变法”的直接参预者,他曾写过一部《戊戌政变记》,一般研究中国近代史的人,都将其视为研究“戊戌变法”的第一手资料,可是梁启超却有自知之明,他说:“吾二十年前所著《戊戌政变记》,后之作清史者记戊戌事,谁不认为可贵之史料?然谓所记悉为信史,吾已不敢自承。何则?感情作用支配,不免将真迹放大也。治史者明乎此义,处处打几分折头,庶无大过矣。”著书者无论如何纯洁,终不免有主观的感情夹杂其间,要完全避免掉是很困难的。所以,对于那些回忆录的材料,在采用时必须持审慎的态度,不能单凭个人的回忆,还必须取得可靠的旁证方能采用。

(二)新闻媒体报道资料引用要慎重。如:1958年大跃进时《人民日报》报道每亩地产粮食、产棉花等数字均有浮夸现象,引用这类材料时就要慎重,要实事求是,去伪存真,求真存实。

(三)转引材料要注意查源头、查出处,不能拿过来照录,一定要查一查,落实清楚再转引。引文出错,往往发生在不少引文并非原文,只是原文的概括或简述,再经传抄,就变了原意。如《平阳县志》有一条大事记,称至正十三年秋,“处州强三四前起义”,攻打某某州。但查遍相关文献,均无义军首领名“强三四前”者,后发现该志编修期间形成的资料卡的相关内容是:“元顺帝至正十三年(癸已1353)秋,处州张三四等起义,攻平阳,歼永嘉尉王楚山。”原来是将“张三四等”误作“强三四前”写入志书,由于没有再作查证,于是就出现了上述错误,如果流传下去,就只有以讹传讹,实在误人不浅。众所周知,司马光所修之《资治通鉴》,自问世以来一直享有盛誉,原因就在于它所记载的历史事实值得信赖。在编写过程中,司马光对于史料的真实性,是十分重视的,对他的三大助手特别强调选用史料必须“证据分明,情理近于得实者”,方得“修入正文”。

(以上根据录音整理)

《新方志编纂工作务实手册》出版

由宿豫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策划组织,蔡兆银主编的《新方志编纂工作务实手册》一书,近日出版发行。全书23万字,32开平装,分法规概览、编纂务实、行文规范、知识拓展等5个板块,详细介绍了新一轮地方志(专业志、部门志、乡镇志)编修知识、方法步骤、关键环节。针对性、可操作性强。一册在手,修志知识全有;一册在手,修志业务不愁。

 

报:区四套班子领导

发:开发区管委会、各乡镇、各部门、驻宿各单位

  审:蔡兆银  张用俭                    本期撰稿:杨继萍

地址:区国土分局院内  电话:88062260   邮箱:syzb260@sina.com

 

 

主办:宿迁市宿豫区党史工委(地方志办公室) 承办:宿迁市宿豫区电子政务中心
TEL:0527-84465215 0527-84465253 FAX:0527-84465430
苏ICP备10223115 联系我们:sszc636@126.com dsgw25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