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豫志》简报(13)

时间:2010-03-08    作者:

 

13

宿迁市宿豫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     2007年11月14

宿豫区被宿迁市推荐为江苏省二轮修志试点单位

          ● 资料∶志501

          ● 志与史的区别

1025,宿迁市人民政府二轮修志工作检查组(仲崇雷为组长,一行三人)到宿豫区检查工作,《宿豫志》编修工作以领导重视,经费到位,工作扎实,修志领先而获得好评。通过全市检查评比,最后宿迁市推荐宿豫区为江苏省二轮修志试点单位。

资料∶志501

首先,志属信史,所有史实要无证不立,无证不取,也就是说资料性是志书的价值所在。志书是专业性很强的典籍,“它是记述一定区域自然和社会的历史与现实资料性著述”,“是一部严谨的、科学的资料汇集”,丢掉资料性就不能称之为志。其次,资料征集工作决定《宿豫志》编修成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因此,要想修出一部良志必须备足资料,良志的标准不是取决于名家、高官作序,也不取决于时尚的装帧,而是取决于资料的全面、翔实、真实、准确。如果我们当前不能广泛征集、充分占有资料就进入编纂,那么,想修出精品良志就是空谈。因此,修志同仁不可掉以轻心,要牢牢把握住这个关口,不能将就、马虎从事。第三,资料征集工作的艰巨性表现为面广量大,在地域上要保证“一方”的完整性,在时间上要古今贯通,凡是在本地发生的所有史实,都要上溯发端,中记演变,下述近况,纵不能断线:在内容上要包举百业,横不缺项,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人物等。一般资料与成书的比例是501,如果《宿豫志》成书字数为200万,就需要1个亿的有效资料做基础,这就意味着资料征集要在1.5亿字,甚至2亿字以上。第四,征集资料不但要有苦功而且必须具备“慧眼识珠”的本领,要善于从文山书海中发现线索,查实事实,形成资料。有些资料还不能光依靠查档,还必须采取走访、调查等形式,用口述、专记来形成。

志与史的区别

方志和历史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因为方志在发展过程中,受到了历史书的巨大影响,清代方志学家章学诚说“志乃史体”,方志是历史的一个重要分支。“史遍天下之大,志则录一邑之小”。把史和志对立起来看是不对的。那么史与志,或史体与志体的特点及区别是什么,这是关系着志书的体例问题,需要弄清楚的。根据当代方志专家董一博先生的意见,史和志有如下的特点和区别:

1.编写方法形式不同

史体,主要记述历史,一般以时间、事件、人物等线索,倾向于纵向的发展,通过对历史现象的分析、研究,探索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故论述是史书的主体。在中国最早的史书之一司马迁的《史记》里,就有许多论述的事例,如在《廉颇·蔺相如列传》里,开头第一句便说:“廉颇者,赵之良将也。”在这个句子里用了一个“良”字,便把廉颇这个人物先作了肯定的评论,这是为下文论述廉颇与蔺相如两人之间的矛盾斗争,埋下了伏笔,以便于故事情节的展开,这就是史体。而志体在写人物志时,可不要先把人物写上“伟大”、“优秀”等按语,而只是把人物的具体事迹写出来,为社会为人民做了哪些贡献,或者做了哪些不利于社会和人民的事情,这就叫寓褒贬于叙事之中,这就叫志体志体,有时也追溯过去,它主要是记载现状,就是把事物横向分门别类地记载,只记载不论述。

2.主体门类广狭不同

史体是以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为中心轴线,记事集中,论述深入、系统,虽也有许多门类,却围绕着一个核心内容,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和主线。

志体重在资料收集,举凡一地的自然、社会、人文等各个方面,事无巨细,只要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发展变化的事物,各个门类,各种重要资料,都在记述范围之内,平列叙事,并无明显的特定轴心。

3.内容详略不同

一般说,史的范围较专、较约,志的范围则较广、较博。就以“大事记”而论,史和志都是“要事不漏”和“新事不丢”,但史则常因论述之需要或与该史有关,影响大且久者而记,而志则按志的范围影响大且久者,或为其本专业的要事,不记则缺,记则有补者而记。凡事物第一次出现,对国计民生有影响者,史可不记而志则必记。

4.成书方法不同

史主要依据文献、调查研究或考古发掘论证过去,详古略今,论点集中,具有论述的特点。志则依靠调查采访,积累资料,详今略古,分门别类,各成体系。因此,史可由一个或数人写成,如司马迁的《史记》,班固的《汉书》,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及近代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都是一人或数人写成的。而志则须各行各业,兴师动众,有组织有领导,有经济科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等学者和专业工作者共同来完成。

还有,志是当代人写的,史是后代人写的,譬如《元史》是明朝宋濂等人写的。《明史》是清朝康熙年间张廷玉、王鸿绪、张玉书等人写的。在清朝乾隆年间所编的《二十四史》,上起黄帝,下至《明史》,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史书。但就没有当朝的清史。《清史稿》是民国三年至十六年时由赵尔巽主编的。民国史呢,也不是国民党统治大陆时候写的,而是近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编写的,主要的原因是史是有评论的。在封建统治时期,史官是不敢对当朝的统治者发表评论的,文字狱的惨祸是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最惨痛的遭遇,轻则杀身,重则诛族。而志则是当代人写当代事,只记述不评论,便可无此诫忌。当然,我们现在的修志工作,是光荣而伟大的事业,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文化建设,必须对党和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

报:区四套班子领导

发:开发区管委会、各乡镇、各部门、驻宿各单位

───────────────────────────────

  审:蔡兆银  韩朝晖              责任编辑:吴道淮  杨继萍   

地址:区国土分局院内  电话:88062260   邮箱:syzb260@sina.com

 

 

 

 

 

主办:宿迁市宿豫区党史工委(地方志办公室) 承办:宿迁市宿豫区电子政务中心
TEL:0527-84465215 0527-84465253 FAX:0527-84465430
苏ICP备10223115 联系我们:sszc636@126.com dsgw25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