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兮·魂兮——对悲剧英雄项羽的感怀与思考(曹秀明)

时间:2010-05-13    作者:曹秀明

 

江之魂

    从大山中涌来,向大海中奔去,一条悠长的江流喧腾激荡,不舍昼夜。

    这是一条豪壮的江。那勇猛的流峰,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使人想起强悍豪迈、威武雄健的勇士。它目空一切地向前冲杀,任性执着地猛烈进击,所向披靡,势如破竹。

    这是一条暴戾的江。其上游深危险峻,流急难渡,像一条狂暴的巨龙,怒不可遏地在深邃的河床中挣扎嘶鸣,满含杀机地在黑色的礁石上摔起一阵阵雪浪,仿佛欲把世间的一切掀翻。

    这条江也不乏温情。它也有平缓的流淌,也有晶莹的碧波,也会用自己的身体托起扬帆的航船,用自己的血液浇灌田野的嘉禾。此时,它会像一个鲁莽的壮汉,不见了冷峻和蛮横,凶暴和残忍,只有仁厚慈善,百转柔肠……

    这条江如同大地一样古老。它经历了沧桑巨变,阅尽人间春色。它像一个历史的见证人,以凝重而深沉的目光注视着世道的兴衰,权力的更迭,英雄的去来……

    由此上溯到公元 202 年,有一位高大魁伟的汉子在这里落水。他是在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作为一个悲剧角色来到这里的。他那饱经战争风雨的脸上虽然豪气犹在,但却掩盖不住穷途末日的凄凉。他无可奈何地结束了轰轰烈烈的一生,不无遗憾地告别了他引以为骄傲的霸业。他的血注入了江水,他的灵魂融进拍岸的涛声。万古不废的江流载着他英雄的业绩,载着他年轻的生命和近乎愚蠢的“天亡我”的抱怨,流向迷蒙的地方,流向历史的深处。

    他曾经是一个胜利者,一个叱咤风云、撼天动地的英雄。战场上,他勇猛无比,大胆果敢,指挥超群,“目真目叱之”,敌将“目不敢视,手不敢发”。他一生大战数十次,多获胜利,被称为“有百战百胜之才”。一个深秋的日子,他率领着两万精兵渡过漳河,破釜沉舟,烧毁庐舍,仅持日粮,以高昂的斗志和背水一战的决心向 10 倍于己的秦军发起了进攻。他俘秦将,斩秦卒,九战九胜,摧毁了秦军主力,创造了中国古代战史上以少胜多的范例。他成了 40 万大军的统帅,反秦复仇,如愿以偿。此后,他奔彭城,拔荥阳,战成皋,同他的劲敌争雄天下,逐鹿中原,展开力和智的较量,权与势的拼夺。他的辉煌战绩古来鲜有,他的霸业雄风更为古今所称道。

    然而,他却是个失败者。战场上的胜利没有为他最后的成功铺平道路。他的失败在于他自恃勇武,刚愎自用,天真轻信,优柔寡断,心胸狭窄,不善用人之道。他失去了太多的机会,枉费了太多的努力。他的失误破坏了他强大的优势,良臣猛将纷纷离去使他成了孤家寡人。他不知道匹夫之勇难当救世大任,妇人之仁更是败事的渊薮。这一切,终于酿成了令人扼惋的历史悲剧。最后,他徒有拔山之力,只能向着滔滔的江水发出命运的长叹。这条江也因之成为他无法逾越的死界。

    这条江叫乌江,为长江的一段;

    这个江边汉子叫项羽,号称西楚霸王。

英雄魂

    在中国,西楚霸王项羽是一位“知名度”很高的历史人物,各个文化层次的人们对他都有不同程度的了解。他的悲剧事迹广为传颂,他的英雄豪气久被称道,他的经验教训也引发了人们的诸多反思和鉴戒。

    项羽在中国历史人物的画廊中是以鲜明的个性特征和突出的功过出现的,具有浓重的悲剧色彩。他是战场上的胜利者,却是政治上的失败者;他统帅千军万马,打过许多硬仗大仗,却不能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团结和笼络各方面的人才;他有时表现得仁慈和善,有时却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对于这样一个历史人物,我们应该给予历史的、客观的评价,给予应有的历史地位。我们不能以成败论英雄,无论如何,项羽在反秦斗争中的功绩是不能一笔抹煞的。作为一位年仅 23 岁的青年,能够藐视“自上古以来未尝有”的秦始皇,认为可以取而代之,终于领导农民起义,成就了灭秦的事业,这样的乱世英豪壮举,并不多见。在他败走乌江之后,他想到的不是苟且偷生于江东一隅,仍是念念不忘“籍与江东八千人流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令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这种对将士和江东父老的强烈责任感使他愧心而自裁。这和“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若翁,则幸分我一杯羹”的刘邦相比,其人格的高下,道德的优劣,判然可见。

    项羽在反秦斗争与楚汉相争时,虽然作战积极主动,勇猛顽强,善打野仗、打硬仗,行动迅速,布阵紧严,能“力战摧锋”,多次取得战役的胜利,但他不能抓住战机,乘胜穷追猛打,置敌人于死地,一举歼而灭之,往往是放虎归山,反遭其害。在战略上,项羽往往忽视全局,主次不分,贪功冒进,兵力分散,甚至错过战机,疲于奔命,丧失有生力量,最后一败涂地,不可挽回。

    项羽不善于发现和团结有才能的人,并且赏罚也欠分明。正如陈平所说:“项王不能信人,其所任爱非诸项即妻之昆弟,虽有奇士不能用。”(《史记·陈丞相世家》)因而,韩信、英布、陈平等时代俊杰都叛楚归汉。项羽既天真又刚愎自用,终于中了陈平的计谋,败于“吾宁斗智,不能斗力”的刘邦,唯一的谋臣范增,却被离间而去。

    项羽在政治斗争中往往错估形势,保守落后,目光短浅,缺乏谋略。在尖锐复杂的“鸿门宴”斗争中,在两军对阵的广武对峙中,在划定楚疆汉界争议中,项羽表现得软弱无力,缺乏谋划,丧失警惕,终于输给了雄才大度的刘邦。

    司马迁为项羽作传时,既肯定了他灭秦的历史功绩,又指出了他的暴虐,称他是“虐戾灭秦”(《史记·秦汉之际月表》)。“项氏之所坑杀人以千万数”(《史记·黥布列传》)。如果说在灭秦以前,战争的性质使他的暴行不至于影响他的胜利的话,那么,在楚汉战争中他的暴行则使他失去了群众的支持。司马迁虽然同情项羽,但却认为刘邦反对项羽是“拨乱诛暴”。司马迁的评述是比较公允的。正是这些历史的、政治的、性格的、气质的因素酿成了这幕“长使英雄泪满襟”的“霸王别姬”悲剧。

    悲剧英雄项羽只走过了 31 年的人生之路!他的兴盛衰亡给人们留下了一系列值得反思的问题。诸如,如何对待成功与失败?如何对待部将、家室和亲人?个人素质和修养对事业的成败究竟有何关系?等等。我们应以这段历史为镜,借鉴过去,启示当今,是反思这幕历史悲剧的目的所在。

(作者为中共宿豫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本文原载《宿迁论坛》2009年第2期)

主办:宿迁市宿豫区党史工委(地方志办公室) 承办:宿迁市宿豫区电子政务中心
TEL:0527-84465215 0527-84465253 FAX:0527-84465430
苏ICP备10223115 联系我们:sszc636@126.com dsgw25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