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精神形成的历史考察

时间:2015-04-10    作者:蔡兆银 韩朝晖

 

宿迁精神形成的历史考察

 

蔡兆银  韩朝晖

 

建国后到1996年设立地级市前的宿迁,常被人称作老宿迁。老宿迁有着引以自豪的过去, 50年代“玻璃城、水稻县、苹果黄河、葡萄山”的伟大实践,70年代建设“淮北大寨县”,80年代“耿车模式”大办乡镇工业,90年代“争创地级市”。它一直以能干事、会干事,出经验、出典型而受人瞩目,为人所称道。建立地级市后,宿迁人民更是以“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迈气概,打响了“西楚雄风、酒都花乡、河清湖秀、生态乐园”的品牌。回顾历史,在半个多世纪里,有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让宿迁人民征服了千年水患,发展了农业生产,赢得了许许多多的“第一”,谱写了一曲曲震撼人心的壮美乐章。这种力量逐渐凝炼成“宿迁精神”,融入人们血脉,化为生命力、创造力、凝聚力,推动宿迁不断走向辉煌。

199284日,县级宿迁市的市委书记张向东在市委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题为《论宿迁精神》的讲话,首次把宿迁精神概括为“跳跃前进,敢于超常规的争先精神;围绕中心,一声喊到底的团结精神;敢打硬仗,特别能战斗的拼搏精神”。

19941224日,在中共宿迁市委(县级)七届八次全体(扩大)会议上,市委主题报告《弘扬宿迁精神,再登新的台阶》,对宿迁精神进行了新概括和诠释。即“负重拼搏、团结奋进、雷厉风行、争先创新”。负重拼搏,就是在困难的条件下,毫不气馁,迎难而上,敢打敢拼,志在必胜;团结奋进,就是为了共同的目标,上下协调,步调一致,顾全大局,形成合力;雷厉风行,就是一声喊到底,说了算、定了干,令行禁止,纪律严明;争先创新,就是不甘落后,敢为人先,争创一流,永不自满。

地级宿迁市成立后,第二任市委书记仇和根据在沭阳主政几年的实践体会,把宿迁精神归纳为“团结奋进、敢试敢闯、务实苦干、自立自强”。前后字数相同,意思相近,精神实质一脉相承。所不同的是赋予了新的内涵,接受人群和范围更广,既是对干部工作作风的要求,也是检验各级、各单位工作成绩的标杆。宿迁精神成为开创宿迁各项工作新局面的总动员令和内在动力。

宿迁精神不是应时的口号,也不是凭空想出的标语,而是宿迁人民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实践中积极探索,不断积累,逐步创造出来的顺应历史潮流、推动社会进步的宝贵精神财富。它融入每一项具体工作,落实到每一个具体行动上,被宿迁人民广泛认可,表现出旺盛的活力和强大的生命力。

一、50年代的创业是宿迁精神的原始积累

建国初期,宿迁工农业生产极为落后。农业均为旱谷作物,农田大部分是盐碱沙荒,砂礓薄岗,丘陵湖荡,土质瘠薄,易旱易涝,十年九灾;工业几乎是空白,仅县城内有几家规模很小的织布、蛋品、榨油、酿酒、印刷等作坊和竹器、编织等手工业,没有一个象样的工厂。恢复国民经济成为县委的头等大事,创业是时代赋予的历史重任。为了发展农业生产,解决温饱问题,县委下定决心积极探索,采取“山芋挂帅”等多种措施,都没找到解决宿迁农业翻身的治本之法。李柏同志(县委第一书记)带领县委一班人深入调查研究,总结经验教训,从宿迁实际出发,最后提出了“玻璃城、水稻县、苹果黄河、葡萄山”的远景规划。这一新的战略目标,不仅逐渐得到全县各级干部和广大群众的积极认同,而且在实践中成为激励人民战天斗地,摆脱贫困,创造美好未来的强大精神动力。

在整个远景规划实施中,建设“水稻县”是核心。1958年,宿迁人民在“三面红旗”的光辉照耀下,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在国家支持下,兴建了骆马湖常年水库,又自力更生建成了来龙灌区,实行旱改水。1959年水稻种植面积达到1.2万公顷,加上其他旱作物,粮食总量增加到2.3亿斤,取得了农业生产的阶段性胜利。接着又大办工业,依托资源,兴建棉油加工厂、酒厂、食品厂、江苏玻璃厂,以后又陆续建成电厂、自来水厂、水泥厂及“小化肥、小农具、小农药、小水泥、小机械”等“五小”工业。被中央轻工业部定为工业试点县,并派驻工作组帮助工作,总结经验。1958年全国工业现场会后,宿迁在年底召开的三级干部工业誓师大会上,县委提出新建工厂300个,扩建700个。县委书记李柏要求,分秒必争,一天当两天,一月当一年,在1959年要力争全国上游,淮阴排头。这一时期,宿迁创造了许多“第一”。在淮阴地区建成第一家自来水厂;创办了江苏省第一家县级刊物《锻炼》杂志;19589月,宿迁县被国家林业部评为林业先进单位,11月获得全国农业生产先进县称号;19593月,在山芋研究所的基础上,创建中国农业科学院甘薯著研究所。

总之,谈论50年代,老宿迁人都感到很自豪。那时候书记挂帅,全党动员,全民动手,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各项事业欣欣向荣。在县委领导下,始终有一股劲——上下一致的冲天干劲,有一种精神——永不满足、勇于探索、敢于争先的精神,给后世留下了深远的影响。

二、7080年代的争先是宿迁精神的成长形成

19709月,在全国北方地区农业会议精神的鼓舞下,县委提出了“群策群力学大寨,快马加鞭赶昔阳,苦干三年超《纲要》,力争‘四五’过‘长江’”的新的战斗口号。随后,认真落实党在农村的各项政策,进一步调动干部社员的积极性。同时,组织县直机关各部门、各单位和各行各业,把人力、物力、财力集中到农业第一线,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全面加固加高骆马湖大堤;在兴建皂河电灌站的基础上,又自力更生建造了20个流量的船行电灌站;紧接着开挖了全长200公里的8条大沟,新建了920多座桥闸、涵洞;平整了2.87万公顷土地。全县水稻种植面积由原来2.67万公顷扩大到5.33万公顷,五年(19701974)连跨五大步,大寨路上不停步。1975915日至1019日国务院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上,宿迁县作为全国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出席会议并作大会发言。从此,宿迁享有了“淮北大寨”的美誉。撇开粮食产量的虚报浮夸,“十斤毛稻吃十天”不谈,70年代在建设大寨县的过程中,宿迁广大干群不畏艰苦,奋勇争先的勇气和魄力还是值得借鉴和发扬的。

198510月,县委掀起“二次赶江南”的热潮,大力发展乡镇工业,期间耿车创造了“四轮驱动,双轨并行”的“耿车模式”,得到了经济学家于光远、社会学家费孝通的肯定。1986年至1989年,全县先后投入1亿多元,兴建了晓店葡萄酒厂、塘湖玻璃厂、来龙橡胶厂、侍岭缫丝厂、关庙钢窗厂、卓圩钢管厂、洋北酒厂、龙河毛纺厂、龙河油脂厂、耿车装饰板厂等一大批乡镇企业。据1988年统计,全市乡镇企业已发展到389个,从业人员6.23万人,实现工业产值超过20亿元。乡镇企业异军突起,撤县建市实现历史跨越,成为80年代宿迁争先的生动写照。

进入90年代,宿迁当家人更换频繁,一年一任,两年一任,想干事都来不及。但宿迁干部团结拼搏、敢想敢干、雷厉风行的作风还在,宿迁人民不干则已、干就要干好的精神还在,农田基础设施还在发挥作用,乡镇企业的家底还在。所以这个时期,宿迁各项工作仍然走在淮阴市13个县(市、区)前列,淮阴市每年农业生产现场会几乎都在宿迁召开。19928月开始的创建省级卫生城,推进了城市建设,提升了城市品位,特别是19967月争创地级宿迁市获得国务院批准。宿迁再一次令周边县市寡目相看,成为焦点和明星。

三、进入新世纪各行各业的创新是宿迁精神的放大和提升

设立地级宿迁市后,原县级宿迁市被一分为二,变成宿豫县和宿城区。虽说宿豫县分得的人口和土地面积最大,但家产少得可怜。县城没了,税源大都留在了宿城区,元气大伤,精神受到重创。好在这一时期宿迁精神有了新的继承者,仇和同志在沭阳的实践,为新宿迁注入了活力,使宿迁人看到了希望。特别是2001年仇和主政宿迁以后,宿迁进入了新的快速发展时期。1996年和2005年相比,全市GDP124.88亿元增加到386.95亿元,年均递增13.4%,财政收入由7.68亿元增加到25.85亿元,年均递增14.4%;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由建市之初的2946元、1993元增加到7208元、3839元。在整体发展思路上,提出了“实施五大战略(工业强市、城市带动、外向突破、科教先行、创业富民),实现四大目标(二三产业大突破,城市城镇大扩张,社会事业大提升,改革开放大推进),调整三大结构(产业结构、所有制结构和城乡结构),提高两大收入(政府财政收入和城乡居民收入),建设一座城市(举社会之力,加快中心城市建设)。”在治理经济发展软环境上,提出合力构建“三最四低”的和谐社会环境,强力打造“生态宿迁、绿化家园,诚信宿迁、投资乐园”形象,继2005年宿迁被评为“浙商(省外)最佳投资城市”后,2006年又被评为“浙商(省外)投资最具人气奖。”在改革创新上,对干部选任制度进行大胆探索,实行任前公示制度、考任制、公推公(直)选。公推公(直)选在省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胡锦涛、曾庆红、李源潮等中央和江苏省委领导同志多次作出批示,中组部和江苏省委组织部领导先后到宿迁调研总结公推公选工作,中央、省级各大新闻媒体相继进行全面报道。在全市领导干部中推行勤廉公示制度,得到了中纪委和省委、省纪委的支持和肯定。医疗卫生、教育改革也在全国引起不同凡响。在中心城市建设上,大开发、大拆迁,铁石心肠治理脏乱差,实施“北扩西进、南拓东延”和“引湖纳山”战略,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形成黄(河)运(河)景观带、“九龙伏波”胜景,努力提升城市建设品味。

光阴荏苒,地级宿迁市已组建十年。十年来的创业汗水,已经化成快速崛起的坚实基础;十年来的改革精神,已经变成实现突破的强大动力;十年来的发展成果,正在被526万宿迁人民所分享;十年来的辉煌成就,也必将受到世人的认同,历史的认可。仇和同志所倡导的“团结奋进、敢试敢闯、务实苦干、自立自强”宿迁精神,也必将成为宿迁人发展自我、超越自我的强大精神动力,成为新时期创新之魂,力量之源。

值得书写的是,在宿迁大的环境影响和带动下,宿豫区(县)也进行了大胆探索,从“三步并作两步迈,再作淮北领头雁”到“苦战抓载体,全力上项目,为把宿豫打造成宿迁的工业区而奋勇拼搏”;从“公推竞选”、“四风工程”、“两创一争”,到“两后双百”、“三来一加”、“1+4工程”,无不印证了宿豫广大干群不辱使命,负重奋进,争先创优的足迹,彰显了宿豫人传承宿迁精神的优势和历史渊源。

四、对宿迁精神形成的历史考察的启示

⒈宿迁精神的核心是“创业、创新、争先”。宿迁精神是真实存在的,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表述方式。建国后即在宿迁任职的原淮阴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登先,历经了50年代 “旱改水”、 70年代“农业学大寨”的决策和组织实施。在不久前我们访问他时,他深情地说:“工作一辈子,走了不少地方,宿迁人能吃苦、会干事、一声喊到底、雷厉风行的作风,其它地方是少有的。”无论是1992年《论宿迁精神》中讲的争先精神、团结精神、拼搏精神,还是1994年总结的“负重拼搏、团结奋进、雷厉风行、争先创新”;无论是老宿迁人的实践,还是新宿迁人的再造,都离不开“创业、创新、争先”这六个字。50年代的实践突出特征是“创业”,百废待兴,百业待举。70年代建设大寨县,80年代大办乡镇工业,为的是争先。2000年以后宿迁各项改革事业大推进,凸现了创新的工作思路。

⒉宿迁精神的形成离不开决策者的超前意识,敢创敢干。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也不可否认在历史的演进过程中,精英们所起的决定作用。宿迁历史上三个辉煌时期,就有三任水平高、魄力大、干劲足的县(市)委书记。进入新世纪,“仇和现象”使宿迁人再铸新的辉煌,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一个地方一种精神的形成,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但没有强者的推动,是不可能形成主导精神的。按现行体制,就是党委书记要强,要有过人的胆识,敢想敢干。“张家港”精神家喻户晓,它的发明人和创造者是强人秦振华,“大庆精神”离不开铁人王进喜,“大寨精神”和陈永贵、郭凤莲相联,“红旗渠精神”与杨贵相系。宿迁精神也不例外。讲到宿迁精神,不能忘记李柏、郭玉珍、仇和等领军人物所起的历史作用。

⒊宿迁精神的形成离不开广大干群的认同支持,同心同德。宿迁精神是宿迁人艰苦创业实践的总结,是宿迁人敢于争先夺冠的精神提炼,是宿迁人各项工作创新创优的力量源泉。50年代“旱改水”离不开5万骆马湖区人民抛家舍田作出的牺牲;70年代“建成大寨县”离不开全县人民饿着肚皮大搞农田基本建设;80年代“唤起干群一百万、勒紧裤带办教育”;近年来中心城市的大建设,离不开老宿迁人舍小家顾大家所作出的牺牲和贡献。宿迁人作为宿迁精神的实践者、当事人,既为宿迁精神作出了贡献,也是宿迁精神的最大受益者。宿迁精神是由领导者倡导,广大干群实践,在长期的建设和改革中逐步孕育形成的,广大干群是宿迁精神的载体。没有宿迁人的认同和参与,就没有宿迁精神的伟大实践,宿迁精神也就成了“空中楼阁”。

⒋宿迁精神要与时俱进,不断赋予新的精神内涵。宿迁精神是宿迁人艰苦创业、敢为人先、雷厉风行、认准就干、干就干好的真实写照,是几代宿迁人为之奋斗的精神动力,是老宿迁人留给新宿迁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在实现“追赶型、跨跃式、超常规”发展的今天,仍然具有不可估量的强大作用。宿迁精神不会因为人事变动而消失,也不会因为时代前进、社会发展而过时。精神是永恒的,但对精神的继承和发扬,需要遵循历史发展的规律,不断创新,与时俱进。宿迁精神诞生于计划经济时代,过多地强调奉献,强调牺牲,强调大家和大局,而忽视个体需求,个人利益。在以人为本的当今社会,特别是党的十六大以来,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鲜明地提出了构建和谐社会的发展目标,把促进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作为社会主义的核心内容。这就要求我们在改革和发展的实践中,要坚持科学发展观,坚持以人为本,从单一中心时代向多中心时代转变,实现价值观念的多元化。转变发展观念,创新发展模式,确立正确的政绩观。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把“和谐”作为宿迁精神的核心内容之一。在发展经济的同时照顾社会事业的发展,在招商引资的同时注重培育本土企业,在大力推进中心城市建设中兼顾群众的利益。在继承中发展,在发展中提高。在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面前,大力弘扬宿迁精神,必须赋予新的时代内涵,必须始终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必须具备迎接挑战的扎实作风,必须大力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关系的调整,不断推进宿迁经济社会的快速、健康、协调发展

 

 

(作者单位:宿豫区委党史工委)    

 

 

主办:宿迁市宿豫区党史工委(地方志办公室) 承办:宿迁市宿豫区电子政务中心
TEL:0527-84465215 0527-84465253 FAX:0527-84465430
苏ICP备10223115 联系我们:sszc636@126.com dsgw25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