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写春秋 奉献书人生

时间:2015-04-10    作者:曹 原

 

修志写春秋  奉献书人生

 

微博  曹 原

 

“国之有史,州县有志,夫家有谱”,志书作为中华民族史志谱三大系列之一,是一方之全史。过去县官三件事,断案、纳粮和修志。修志是我国特有的传统文化,为历代当政者所重视。新中国成立后,50年代宿豫(迁)这个地方是江苏最早重启修志工作的县,到八九十年代完成首轮修志任务。进入新世纪又全面启动二轮修志工作。《宿迁市宿豫区志》(以下简称《宿豫志》)作为江苏省二轮修志13家试点和联系点(一市一家)之一,于20068月启动,从寻找经费、聘请人员,到框架设计、资料征集、志稿撰写,目前已形成400万字的初稿,并全面进入总纂阶段,有望明年出版发行。寒来暑往,1350多个日日夜夜,个中艰辛非常人可想象。

修通志  找苦吃

按照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第十条的规定:地方志书每20年左右编修一次。而宿豫是1996年由原县级宿迁市更名而来的,也就是说在修志工作启动时,宿豫作为一个县或区(2004年撤县建区)只有10年的历史,按照规定完全可以不用修志。但是地方志办公室负责人考虑到越是行政区划调整频繁,地方史料越容易流失,为了抢救史料、保存史料,自己找事做,决定启动二轮修志工作。

起初征集资料时,年限定为19962006年。2007年在收集资料过程中,不少老同志反映:前志的的记述下限是1990年,如果此轮《宿豫志》的上限为1996年,那么老宿迁19911995年这段历史将成为空白。地级宿迁市(成立于1996年)不会有人过问这段历史,而分家后新成立的宿城区也不会涉及到这一段历史,可以肯定如果现在不记,将来不会有人来记载。我们即使不记,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毕竟宿豫冠名县级行政区域是19967月后的事。但是,“对历史负责,为现实服务,替未来着想”始终铭刻在宿豫区史志工作者心中,主编蔡兆银决定将《宿豫志》的记述上限提前至1991年。这样,地方志办又开始补充征集19911995年的资料。

追求完美是宿豫史志人的性格,出于对新志书全面性、系统性、完整性的考虑,在补充征集资料阶段,蔡主任便萌生了修一部贯穿古今的通志的想法。他深知“重修”与“续修”一字之差,要增加好几倍的工作量。他也深知在全国二轮修志中并不提倡重修。用全国知名方志专家、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市县指导处陈华处长来宿豫指导修志工作时的话说:“二轮修志敢于重修的并不多,全国不会超过5%,江苏二轮修志将要完成的109部市县(区)志书中也就宿豫、江宁、海门、常熟4家是修通志的。”他更深知,从1991年修起已经弥补了老同志的缺憾,即使不修通志,也不会有人指责。但是,出于对事业、对历史、对后人高度负责的精神,经过反复考虑,权衡利弊,决定重修,记载从公元前221年秦置下相县开始至今2000多年的历史。并于2008328,报经区政府常务会议讨论通过,决定由修断代志改修通志。陈处长说,蔡主任这叫自我加压,自我受累。旁观者则认为地方志办一班人没事找事做,省事找事费

小队伍  大工程 

说修志是一项大工程一点都不为过,中国地方志经过二千多年的发展,以其资料之丰富、工程之浩大、卷帙之繁多著称于世。从修志过程上讲要经过物质筹备、人员发动、资料搜集、长编拟定、框架设计、初稿撰写、分纂总纂、评稿审稿、印刷出版等若干个阶段。从耗时来看,修志周期较长,一般需要510年。从志书的容量上看,一部志书少的记载几十年,多的记载几百年,是资料性文献,是鸿篇巨著,一般都在100万字以上。且要求史实准确无误,成书质量上乘,绝不仅仅是编一部书那么简单。作为通志,《宿豫志》更是时间跨度大、涉及范围广、还要处理好复杂的区划变动,需要耗费大量有形的资源和无形的智慧。上一轮修志,花费了十年时间,完成160万字的志书,可谓“十年磨一志”。而本轮《宿豫志》的编修计划是56年,成书约400万字,无论在工作量还是工作强度上都超过前志。

相对承担这样一项巨大文化工程来说,目前的编修队伍可谓之“小”也。作为《宿豫志》承编单位的中共宿豫区委党史工委(地方志办公室),在编在岗不过五六个人,不仅要修志,而且要编年鉴、写党史、招商引资。这是自身力量的“小”。就整体力量而言,上一轮修志,先后从事这项工作的有20多人,而此轮修志加上外聘人员,常年以修志为主的不超过8人。这是人员力量的“小”。现在修志的人员虽然都是各行各业的行家里手,但几乎全是修志新手,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修志工作,缺乏系统、全面的方志理论知识和实际操作经验,都是边干边学、边学边干,在学中干、在干中学。这是修志知识积累的“小”。队伍虽小,却很精干,其中不乏各方面的专门人才。马陵中学张家桐老师,60年代初南京大学中文系高材生,三年前虽已70岁高龄,地方志办领导找到他,请他帮助政府完成修志大业,他二话没说即投入到修志事业中来;原《宿迁市报》副总编、《宿迁日报》办公室主任吴道淮同志,从事编辑工作多年,有着丰富的文字“操刀”经验,出于对家乡的热爱和对文字工作的兴趣加入修志队伍;宿迁高等师范学校的周天佑老师,热心修志事业,甚至提出不计报酬参与修志;宿迁学院张进教授,解了《宿豫志》编修的燃眉之急,由于缺乏方言研究方面的专家,《宿豫志·方言》工作无法按序时进度完成,是张教授忙中偷闲,牺牲三个多月的节假日休息完成了方言卷志稿。离休老干部张明中、吴云程,市政协文史委副主任朱伯俭、县级宿迁市广播电台副台长陈鼎祥、宿迁学院教授程芳银只要志事找到,从不推辞。在修志队伍中有行伍出身的军事专家,从教几十年的老教师,经济部门工作多年的老科长,农业战线的老专家,从事组织人事工作的老领导,等等。能写的、能修志、愿修志的都被请到了,从而保证了修志工作的开展。三年来每位编辑的撰稿量都在五六十万字,甚至更多。小队伍担起修志大工程,实属不易。

软任务  硬功夫

修志作为一项公益性的社会文化事业,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环境、大背景下,难免被边缘化,工作中往往被忽视。特别是在经济欠发达地区,经济发展的欲望和冲动是压倒一切的。相对招商引资等经济工作下指标、实任务、硬考核,修志工作是一项软任务。招商任务没完成领导要找你“下小操”,修志进展如何、工作遇到哪些“瓶颈”,领导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过问。另外,编史修志作为文化事业,对社会的影响是长期的、看不见摸不着的,周期比较长,不像工业项目、铺路架桥、造房建楼那样能够短期见效、立竿见影。工作开展基本靠自律自觉、自紧自活。“块块荒田水和泥,深耕细作走东西。 老牛亦解韶光贵,不待扬鞭自奋蹄。”(臧克家《老黄牛》)

全体修志人员始终以高度责任感和强烈事业心来对待工作,老同志从不因为自己是外聘人员而有丝毫懈怠。冬去春来,刮风下雨,早来晚走。原县多种经营管理局陈宏仁局长不顾离家较远、身体不适坚持参与修志。几位家住河西的老同志,距地方志办有10多里路程,中间还要经过坡度较陡的运河桥,年轻力壮的人骑车过桥都很吃力,何况六七十岁的老人每天往返三四十里,三年如一日、风雨无阻,没有高度的责任心和意志力,“腿是要乏软的”。

虽说修志是软任务,却需要实实在在的硬功夫。首先,要有扎实的文字功底,特别是要有驾驭大材料的能力。修志过程也是不断优化的过程,能够坚持下来的是修志需要的选择。其次,要有丰富的知识积累。志书是一地的“百科全书”,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各行各业尽收其中。文学、历史学、文献学、哲学、经济学、政治学、语言学、心理学等方面知识都要懂。编修人员不仅是专才,能够处理好自己擅长领域的志稿,而且要是全才,这样在修志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才能迎刃而解。修志过程也是一个学习过程,要驾驭志稿,必须先熟悉志稿中的专业术语,对这个行业是干什么的要心中有数。术业有专攻,隔行如隔山,全才当然是非常少的,只有通过自学和互学来弥补知识不足。地方志办定期举行修志讲座,遇到问题随时讨论、启发思维。张家桐老师是地方志办同仁公认的“活字典”,遇到生僻字词,问张老师,他准能一口清。在修志过程中经常需要查阅古文资料,多数同志对古文不是很精通,这个时候早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的张家桐老师总是给予大家热情的帮助。一位编辑在编纂《宿豫志·道德风尚》时遇到了古文难题,张老师在完成自身繁重的编纂任务同时,帮助他将古文原意细致翻译成白话文,使编纂工作得以顺利进行。第三,要有多彩的人生阅历。年轻人修志,文字功底再好,不一定能修出好志书,他们不乏热情、干劲和知识,少的是生活积累。修志是需要有生活阅历的,亲身经历过的历史看起来、写起来、改起来都比较容易把握,容易立准立好,容易从中发现材料史实的错误。同时修志用语偏重记述,述要中性,不可偏激、片面,这是中老年人的长处,这也决定了修志队伍以老带小的特点。

冷板凳  热心肠

修志是一项辛苦、清苦、艰苦的工作,多年如一日整天与文字打交道,与“故人”言说,在旧纸堆里找史实,枯燥而繁琐、冷清而寂寞,非常人能坐得住修志这方“冷板凳”。地方志办曾经请过一位“文字高手”,答应蔡主任来修志,可当他看到地方志办的办公条件、听到修志人的酸甜苦辣介绍后,就没有第二次踏进地方志办公室的门。“板凳要坐十年冷”,在物欲横流、一切向钱看的时代背景下,有谁能做到不为所动、一心修志?

2008916上午上班途中,一位年轻姑娘的电动车撞倒了正常骑行的张老师,71高龄的张老师重重摔在了地上,到医院检查,左手臂骨折,需要打石膏上绷带静养。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不到一个月,张老师就要来上班了,老伴和孩子们不免心疼地抱怨:“这么大岁数了,又不缺吃少穿,不要命了?”他对家人解释说:“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有始有终,既然人家请到了,就不能半途而废。”就这样,他不顾家人反对,缠着绷带、吊着胳膊又坐到了修志办他那张靠窗户的办公桌前,办公室的每位同志无不为之动容。

搜集丰富的资料是保证志书质量的首要工作,在搜集资料过程中地方志办同志的遭遇是旁人无法想象的。20087月某日,骄阳似火,编辑部两位同志,一位70多岁,一位55岁,经多次电话联系未果,主动上门到市条管某供稿单位催稿,立于该单位撰稿员办公桌旁,向其解释审稿修改意见,小心谨慎地提出修改的时间要求,该同志突发神火,拍着桌子,指着材料,极不耐烦地说:“你要的材料不都在这(两张纸志稿)?!怎么调、怎么改,是你们的事,我没有时间跟你们啰嗦!”两位老同志热面碰冷脸,只好无奈退出。

受冷遇是常事,还往往不被人理解。有的供稿人员认为老同志修志是“自己挣外块,给他们添麻烦”。主任追问起来,老同志总是为对方着想,说:“人家工作也忙,自己多跑几趟没关系。”200812月的某天,寒风凛冽,离上班时间还早,一位头发灰白、身材瘦小的长者早早等在某单位办公室的门前。他叫姚家驹,退休前是宿豫县(区)经贸局的科长,现在被请来修志。为了搜集《宿豫志·房地产》的资料,这已经第四次来了。他特意提前20分钟,因为前几次工作人员不是开会、就是下乡了,都没找到人。为了给供稿单位减少负担、也为了加快编纂的进度,姚科长把所需要的材料列成一张张详细的表格,供稿人员只要填空即可。编辑们就是这样把工作做到最细,只为了能把入志的资料收齐。

为了尽可能穷尽资料,地方志办聘请的老同志不仅要到各单位上门收集,还要前往档案馆、各单位资料室查找资料,有时一查就是一两个星期。去年夏天当陈柱厂长(原宿迁啤酒厂副厂长)汗流浃背在档案馆查资料时,工作人员都被他的敬业精神所感动。20083月的一天,区国土资源局主任科员石绍祥同志为了查询志书“军事卷”的相关内容来到区党史工委位于档案馆大楼内的资料室。在资料室中,他发现了一本二十年前的《江苏省军事志》对修志帮助很大,如获至宝,立即一边翻阅一边在纸上誊抄。由于他太投入,思想过于集中,以至于忘记了时间、也没有听到外面工作人员锁大门的声音。直到下午1点多,石局长感到腹中饥饿,这才想起要出去吃饭,可走到大门处发现门已锁,叫人叫不到,只好重返资料室继续查阅资料。石局长被锁一事,一时在地方志办传为佳话。

地方志办的编辑们为了搜集资料,总是锲而不舍、不放过一丝线索。200910月,毕旭昌老师为了查找原宿迁发电厂的有关资料,骑自行车辗转来到发电厂,他一下车,眼前荒凉的景象像一盆冷水把满怀期待的热心浇凉了。映入他眼帘的是满目荒草,厂房已经破旧不堪,只有一堆废弃的煤碳还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是发电厂。在这里,别说是资料,连个人影都看不着。毕老师没有放弃,他发现大门口有一间不起眼的平房,抱着试探的心理敲了敲门,竟然有一位老人开了门,原来这位老人是看大门的,毕老师向他说明来意,老人热情地向他介绍发电厂的情况,并提供了他所知的发电厂老领导的联系方法。后来毕老师正是按照老人提供的线索一个一个查找当事人,最终找到了宝贵的资料。

修志业内人员都知道,收集资料与最终志稿的比例大约是501,《宿豫志》400万字的志稿就需要收集两亿字的资料。可以说志稿中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数据背后凝结的是修志人三遍、四遍,甚至上十遍多方找资料的辛劳,凝结的是修志人十卷、百卷,甚至千卷档案查询的汗水,凝结的是修志人对修志事业的责任、热爱和奉献精神。

经过三年多的艰苦修炼,《宿豫志》编修工作已大头着地,完成了百分之八九十的工作量。在谈到为什么来修志时,干过组织、做过乡长的区人事局主任科员陈茂金同志如是说:“我们来做这项工作,其实是在抢救历史,过了这个阶段,就物是人非了。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亲身经历了那个年代,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们不做谁做?要是想挣钱根本不会来,其实就是出于对工作热爱、对历史负责、对党和人民负责才加入到修志队伍中的。”正是这样的责任心、热心和痴心激励着全体编修人员克服万难、呕心沥血、锲而不舍,把《宿豫志》编纂成一部精品良志,是大家的共同心愿。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天,已不再遥远!

主办:宿迁市宿豫区党史工委(地方志办公室) 承办:宿迁市宿豫区电子政务中心
TEL:0527-84465215 0527-84465253 FAX:0527-84465430
苏ICP备10223115 联系我们:sszc636@126.com dsgw253@163.com